不要與素食者談人生

15132218967148.jpg

堅持吃素的人,大抵有自己的一段故事。


吃素的理由千奇百怪,為了信仰、保護動物權益、失戀、減肥、痛風、好玩、裝逼·····一時興起多不能長久,能堅持下來的,一定是因為有一段深埋於普通生活之後的往事。柴姑娘說,沒有在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談人生。深夜痛哭,是情緒積攢的一個臨界點。而吃素,或許是爆發之後的一條靈魂救贖之路。


有一段時間,我非常喜歡喝酒。在麗江打入一個圈子並不是一件難事,很快我就有了一幫酒友,每天約各種酒局,酒到酣暢突發奇想,半夜裡去白沙看星星,去大東泡溫泉,去瀘沽湖看日出,去雪山路飆車······我們瘋狂的輕縱時光,彷彿活著的每一天都是末日。


一天晚上跟三個朋友約在五一街一個小酒吧喝梅子酒,我狀態出奇的好,放倒了桌上所有人。走出酒吧,他們在古城難得空蕩的小巷裡撒潑,我跟在後邊靜靜跟著,突然就矯情的覺得悲從中來不可斷絕。我的人生幾乎是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來過,所有人對我的評價都是隨性灑脫,只有自己知道這隨性灑脫到底有幾分是真的,幾分是假的。那些我看不穿的剪不斷的放不下的捨不得的,通通關在心底的小黑屋裡,表面上仍是一水的雲淡風輕。


在麗江我本求遺世獨立,卻沒辦法對抗孤獨。若是縱身聲色犬馬,又無法坦然放縱。守不住內心的寧靜,也融不進紅塵的喧鬧,更難以找到這兩者的平衡點。


後來我去泰國,在清邁的寺廟長久流連。不想遁入空門,只希望從中誦經聲中尋找寧靜平和的力量。在素帖山雙龍寺我許下心愿,求這一生平安喜樂時,吃素的想法突然湧上心頭。我想這大約是冥冥中的天意。於是發下願心,吃素一年。


十月裡非常普通的一天,我昭告朋友開始吃素。問到原因,懶得解釋太多,只說為家人求平安。本來只是希望藉此尋求內心的平靜,磨練心性,然而踐行之後,發現吃素帶給我的遠不止這些。


吃素於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舌頭變得靈敏起來。


因為是濕熱體質,愛厚味。吃素以後為了省事,經常是拌個沙拉或者蒸時蔬,沾點醬油,味道頗不壞,一人分量也很好掌握。這麼吃了一陣,發現自己倒是喜歡上這種清爽的味道,對於菜的味道也變得更加敏感。蘿蔔的辛辣裡邊那股微微的甜、豆漿煮過後淡淡的腥、魔芋淺淺的澀和麻,都非常明確的被味蕾捕捉到了。


以前總是聽人念叨現在的菜沒有了以前的那種味道。以前到冬天,菜地裡隨手掐一根菜薹,剮了外皮一口咬下去,脆甜裡帶著淡淡的土腥;夏天湃在清涼井水裡的黃瓜脆甜裡帶著清新的澀味;西紅柿青裡帶紅,切片撒點白糖就能打發掉晚飯。那時候年紀小,雖然沒什麼好吃的,但是關於味道的記憶是一直保留至今的。


現如今食材的批量生產導致味道變淡,與此同時,我們的舌頭也被繁雜的調料慣壞了,已經沒辦法分辨食物本來的味道。食材的好壞根本無從分辨,又怎麼談味道?


為什麼全國川菜館子最多?川味最需要依靠外力,對食材本身不挑剔,所以容易在各個地方生根。而相比之下,粵菜對食材的要求最高,因為講求「清、鮮、爽、滑」,材料對不對火候到不到最容易吃出來。所以子曾經曰,人莫不飲食,鮮有知味者。知味二字,原是應該從淡中來的。


為了避免被一次次問到為什麼吃素是不是信佛,我推掉了很多無謂的飯局。時間多起來,便又撿起扔下了一段時間的跑步、讀書。吃素的時光好像無形的絲線將我與外界隔離起來,對外界的慾望越來越淡薄,心裡漸漸形成一個循環系統,所有的情緒無需壓抑,內心溫柔的接納包容消化,不知不覺我在心裡建立起一整個宇宙,接納所有的美與丑,善與惡,便真正覺得除了生死無一不是閑事。


我認識的吃素的人,性情多淡薄。有人說是因為動物死後身體會釋放毒素讓人性格狂躁,或許有這方面的原因,但是更重要的是素食者更懂得剋制。認識一個吃素的師兄,性情儒雅,與他相交,如沐春風。他說:「一個人若能剋制自己的慾望,有自己的堅持,便不容易為外界所動,心定了,生活便有了沉實的走向。」


所以不要跟吃素的人談人生,因為素食者的世界裡,有堅持,有信仰,人生不過閑事一樁,無需討論。


註:本文轉載自《既然青春留不住》一書。

文章來源:素食營養叔

close delete doc earth edit error exit eye facebook flag help ia image issue lock mail money note pie search setting user web write flag2 link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