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生畫集》:豐子愷「素食以後」的奇蹟

15130537438366.jpg

我素食至今已七年了,一向若無其事,也不想說什麼話。這會大醒法師來信,要我寫一篇「素食以後」,我就寫些。


我看世間素食的人可分兩種,一種是主動的,一種是被動的。我的素食是主動的。其原因,我承受先父的遺習,除了幼時吃過些火腿以外,平生不知任何種鮮肉味,吃下鮮肉去要嘔吐。


三十歲上,羨慕佛教徒的生活,便連一切葷都不吃,並且戒酒。我的戒酒不及葷的自然:當時我每天喝兩頓酒,每頓喝紹興酒一斤以上。突然不喝,生活上缺少了一種興味,頗覺異樣。但因為有更大的意志的要求,戒酒後另添了種生活興味,就是持戒的興味。在未戒酒時,白天若得兩頓酒,晚上便會歡喜滿足地就寢;在戒酒之後白天若得持兩會戒,晚上也會歡喜滿足地就寢。


性質不同,其為興味則一。但不久我的戒酒就同除葷一樣地若無其事。我對於「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一類的詩忽然失卻了切身的興味。但在另一類的詩中也獲得了另一種切身的興味。這種興味若何?一言難盡,大約是「無花無酒過清明」的野僧的蕭然的興味罷。


被動的素食,我看有三種:第一是一種營業僧的吃素。營業僧這個名詞是我擅定的,就是指專為喪事人家誦經拜懺而每天賺大洋兩角八分(或更多,或更少,不定)的工資的和尚。

15130537434940.jpg

這種和尚有的是顛沛流離生活無著而做和尚的,有的是幼時被窮困的父母以三塊錢(或更多,或更少,不定)一歲賣給寺裡做和尚的。大都不是自動地出家,因之其素食也被動:平時在寺廟裡竟公開地吃葷酒,到喪事人家做法事,勉強地吃素;有許多地方風俗,最後一餐,喪事人家也必給和尚們吃葷。第二種是特殊時期的吃素,例如父母死了,子女在頭七裡吃素,孝思更重的在七七裡吃素。


又如近來浙東大旱,各處斷屠,在斷屠期內,大家忍耐著吃素。雖有真為孝思所感而棄絕葷腥的人,或真心求上蒼感應而虔誠齋戒的人,但多數是被動的。第三種,是窮人的吃素。窮人買米都成問題,有飯吃大事已定,遑論菜蔬?他們即有菜蔬,真箇是「菜蔬」而已。現今鄉村間這種人很多,出市用三個銅板買一塊紅腐乳帶回去,算是為全家辦盛饌了。但他們何嘗不想吃魚肉?是窮困強迫他們的素食的。


世間自動的素食者少,被動的素食者多。而被動的原動力往往是災禍或窮困。因此世間有一種人看素食一事是苦的,而看自動素食的人是異端的,神經病的,或竟是犯賤的,不合理的。


蕭伯納吃素,為他作傳的赫理斯說他的作品中女性描寫的失敗是不吃肉的原故。我們非蕭伯納的人吃了素,也常常受人各種各樣的反對和譏諷。低級的反對者,以為「吃長素」是迷信的老太婆的事,是消極的落伍的行為。


較高級的反對者有兩派,一是根據實利的,一是根據理論的。前者以為吃素營養不足,出門不便利。後者以為一滴水中有無數微生物,吃素的人都是掩耳盜鈴;又以為動物的供食用合於天演淘汰之理,全世界人不食肉時禽獸將充斥世界為人禍害;而持殺戒者不殺害蟲,尤為科學時代功利主義的徒所反對。


對於低級的反對者,和對於實利說的反對者,我都感謝他們的好意,並設法為他說明素食和我的關係。唯有對於淺薄的功利主義的信徒的攻擊似的反對我不屑置辯。逢到幾個初出茅廬的新青年聲勢洶洶似地責問我「為什麼不吃葷」、「為什麼不殺害蟲」的時候,我也只有回答他說「不歡喜吃,所以不吃」、「不做除蟲委員,所以不殺」。


功利主義的信徒,把人世的一切看作商業買賣。我的素食不是營商,便受他們反對。素食之理趣,對他們「不可說,不可說」。其實我並不勸大家素食。《護生畫集》中的畫,不過是我素食后的感想的造形的表現,看不看由你,看了感動不感動更非我所計較。


我雖不勸大家素食,我國素食的人近來似乎日漸多起來了。天災人禍交作,城市的富人為大旱斷屠而素食,鄉村的窮民為無錢買肉而素食。從前三餐肥鮮的人現在只得吃青菜豆腐了。從前「無肉不吃飯」的人現在幾乎「無飯不吃肉」了。城鄉各處盛行素食,「吾道不孤」,然而這不是我所盼望的!

15130537437569.jpg

《眾生》

是亦眾生,與我體同,

應起悲心,憐彼昏蒙,

普勸世人,放生戒殺,

不食其肉,乃謂愛物。


15130537435537.jpg

《生的扶持》

一蟹失足,

二蟹持扶,

物知慈悲,

人何不知。

 

15130537443051.jpg

《今日與明朝》

日暖春風和,策杖游郊園,

雙鴨泛清波,群魚戲碧川,

為念世途險,歡樂何足言,

明朝落網罟,系頸陳市廛,

思彼刀砧苦,不覺悲淚潸。

 

15130537449448.jpg

《母之語》

雛兒依殘羽,殷殷戀慈母,

母亡兒不知,猶復相環守,

念此愛親情,能勿凄心否。

 

15130537447012.jpg

《吾兒》

畜生亦有母子情,

犬知護兒牛舐犢,

雞為守雛身不離,

鱔因愛子常惴縮,

人貪滋味美口腹,

何苦拆開他眷屬,

畜生哀痛盡如人,

只差有淚不能哭。

 

15130537447943.jpg

《親與子》

今日爾吃他,

將來他吃爾,

循環作主人,

同是親與子。

 

15130537447333.jpg

《蘆菔有子芥有孫》

秋來霜露滿東園,

蘆菔生兒芥有孫,

我與何曾同一飽,

不知何苦食雞豚。

 

15130537452661.jpg

《!!!》

麟為仁獸,靈秀所鍾,

不踐生草,不履生蟲,

繄吾人類,應知其義,

舉足下足,常須留意,

既勿故殺,亦勿誤傷,

長我慈心,存我天良。

 

15130537453974.jpg

《兒戲其一》

干戈兵革斗未止,

鳳凰麒麟安在哉,

吾徒胡為縱此樂,

暴殄天物聖所哀。


15130537459754.jpg

《兒戲其二》

教訓子女,宜在幼時,

先入為主,終身不移,

長養慈心,勿傷物命,

充此一念,可為仁聖。

 

15130537456468.jpg

《沉溺》

莫謂蟲命微,

沉溺而不援,

應知惻隱心,

是為仁之端。


15130537451220.jpg

《暗殺其一》

若謂青蠅污,

揮扇可驅除,

豈必矜殘殺,

傷生而自娛。

 

15130537467134.jpg

《暗殺其二》

誰道群生性命微,

一般骨肉一般皮,

勸君莫打枝頭鳥,

子在巢中望母歸。


15130537468603.jpg

《訣別之音》

落花辭枝,

夕陽欲沉,

裂帛一聲,

凄入秋心。


15130537466695.jpg

《生離歟死別歟》

生離嘗惻惻,

臨行復回首,

此去不再還,

念兒兒知否。


15130537465945.jpg

《倘使羊識字》

倘使羊識字,

淚珠落如雨,

口雖不能言,

心中暗叫苦。


15130537472436.jpg

《乞命》

吾不忍其觳觫,

無罪而就死地,

普勸諸仁者,

同發慈悲意。


15130537473272.jpg

《我的腿!》

挾弩隱衣袂,入林群鳥號,

狗屠一鳴鞭,眾吠從之囂,

因果苟無徵,視斯亦已昭,

與其啖群生,寧我吞千刀。

 

15130537472222.jpg

《示眾》

景象太凄慘,

傷心不忍睹,

夫復有何言,

掩卷淚如雨。

 

15130537478383.jpg

《修羅》

千百年來碗裡羹,

冤深如海恨難平,

欲知世上刀兵劫,

但聽屠門夜半聲。


15130537479714.jpg

《喜慶的代價》

喜氣溢門楣,

如何慘殺戮,

唯欲家人歡,

那管畜生哭。


15130537482405.jpg

《蕭然的除夜》

鄰雞夜夜競先鳴,

到此蕭然度五更,

血染千刀流不盡,

佐他杯酒話春生。


15130537487579.jpg

《殘廢的美》

好花經摧折,

曾無幾日香,

憔悴剩殘枝,

明朝棄道旁。


15130537483431.jpg

《生機》

小草出牆腰,

亦復饒佳致,

我為勤灌溉,

欣欣有生意。


1513053749915.jpg

《囚徒之歌》

人在牢獄,終日愁欷,

鳥在樊籠,終日悲啼,

聆此哀音,凄入心脾,

何如放舍,任彼高飛。


15130537497499.jpg

《遇赦》

汝欲延生聽我語,

凡事惺惺須求己,

如欲延生須放生,

此是循環真道理,

他若死時你救他,

汝若死時人救你。


15130537492839.jpg

《投宿》

夕日落江渚,

炊煙起村墅,

小鳥亦歸家,

殷殷戀舊主。


15130537497146.jpg

《雀巢可俯而窺》

人不害物,

物不驚擾,

猶如明月,

眾星圍繞。


15130537504749.jpg

《松間的音樂隊》

家住夕陽江上村,

一彎流水繞柴門,

種來松樹高於屋,

借與春禽養子孫。


15130537505472.jpg

《誘殺》

水邊垂釣,閒情逸緻,

是以物命,而為兒戲,

刺骨穿腸,於心何忍,

願發仁慈,常起悲愍。


15130537509292.jpg

《劊子手》

一指納沸湯,渾身驚欲裂,

一針刺己肉,遍體如刀割,

魚死向人哀,雞死臨刀泣,

哀泣各分明,聽者自不識。


15130537505705.jpg

《間接的自喂》

養豬充口腹,因愛結成仇,

豬若知此意,終朝不食愁,

頗賴豬未知,肥肉過汝喉,

將來汝作豬,還須償豬油,

此理果弗謬,勸汝養豬休。


15130537502899.jpg

《被虜》

有命盡貪生,無分人與畜,

最怕是殺烹,最苦是割肉,

擒執未施刀,魂驚氣先窒,

喉斷叫聲絕,顛倒三起伏,

念此惻肺肝,何忍縱口腹。


15130537517213.jpg

《倒懸》

始而倒懸,終以誅戮,

彼有何辜,受此荼毒,

人命則貴,物命則微,

汝自問心,判其是非。


15130537511697.jpg

《屍林》

見其生,

不忍見其死,

聞其聲,

不忍食其肉,

應起悲心,

勿貪口腹。


15130537514354.jpg

《刑場》

驀受刀砧苦,腸斷命猶牽,

白刃千翻割,紅爐百沸煎,

炮烙加彼體,甘肥佐我筵,

此事若無罪,勿畏蒼蒼天。


15130537511921.jpg

《開棺》

惡臭陳穢,

何雲美味,

掩鼻傷心,

為之墮淚,

智者善思,

能勿悲愧。


15130537518456.jpg

《蠶的刑具》

殘殺百千命,

完成一襲衣,

唯知求適體,

豈勿傷仁慈。


15130537521823.jpg

《昨晚的成績》

是為惡業,何謂成績,

宜速懺悔,痛自呵責,

發起善心,勤修慈德。


15130537521051.jpg

《拾遺》

鉤簾歸乳燕,

穴牖出痴蠅,

愛鼠常留飯,

憐蛾不點燈。


15130537525070.jpg

《惠而不費》

勿謂善小,不樂為之,

惠而不費,亦曰仁慈。


1513053752121.jpg

《平等》

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

原同一種性,只是別形軀。


15130537537269.jpg

《醉人與醉蟹》

肉食者鄙,不為仁人,

況復飲酒,能令智昏,

誓於今日,改過自新,

長養悲心,成就慧身。


15130537537881.jpg

《懺悔》

人非聖賢,其孰無過,

猶如素衣,偶著塵,

改過自新,若衣拭塵,

一念慈心,天下歸仁。


15130537533016.jpg

《冬日的同樂》

盛世樂太平,民康而物阜,

萬類咸喁喁,同浴仁恩厚,

昔日互殘殺,而今共愛親,

何分物與我,大地一家春。


15130537543459.jpg

《幸福的同情》

香餌見來須閉口,

大江歸去好藏身,

盤渦峻激多傾險,

莫學長鯨擬害人。


15130537554769.jpg

《老鴨造像》

罪惡第一為殺,

天地大德曰生,

老鴨扎扎,延頸哀鳴,

我為贖歸,畜於靈囿,

功德回施群生,

願悉無病長壽。


15130537554034.jpg

《楊枝淨水》

楊枝淨水,

一滴清涼,

遠離眾生,

歸命覺王。


詩:弘一大師 繪畫:豐子愷

15130547475045.jpg

1928年,豐子愷為祝賀恩師李叔同50壽辰,寄去了自己精心繪製的50幅《護生畫集》,李叔同非常高興,很快為畫集配上了文字,並回信囑咐豐子愷,希望他能將此畫集續下去,在自己60~100歲大壽時,能夠分別再收到畫集第2—6集,每集分別畫60幅至100幅漫畫。豐子愷隨即回信,向恩師承諾——世壽所許,定當遵囑!

15130547477942.jpg

此後,豐子愷謹記李叔同的囑託,為報師恩而發奮而作。1929年~1965年,豐子愷分別完成《護生畫集》第2、3、4集,然而,就在豐子愷打算繼續完成最後兩集時,意外卻降臨了——十年「文革」來了。隨後,剛當上上海中國畫院院長的豐子愷,因為在「文代會」上一番關於「大剪刀」剪出千篇一律的冬青樹的發言,而被錯判為上海十大重點批鬥對象之首。


接下來,日復一日無休止的折磨便開始朝已是60多歲的豐子愷蜂擁襲來,「造反派」不僅抄了他的家,還日日批鬥他,他們把剛出鍋的熱漿糊澆到老人的背上,然後再貼上大字報,遊街示威。


老人自然是受不住這番折騰,痛得走不了路,於是,造反派們便又殘忍地拿著皮鞭抽打他,從街頭一直抽到街尾。


但豐子愷很堅強,從沒流下過一滴淚,後來,造反派又剪掉了他養了30多年的鬍子,那些鬍子是豐子愷為懷念自己已逝多年的老母而特意蓄起來的,人們都以為老人這下肯定承受不了,但沒想到豐子愷卻笑著說:「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再後來,豐子愷又被下放到上海郊區,從事田間勞動,樂觀的豐子愷瞞著家人,稱,管教的人看他年紀大了,很照顧他,因此自己過得很好。直到有一年冬天剛下過大雪,女兒豐一吟去給他送禦寒的衣服,女兒是在一個一望無垠的田野裡找到豐子愷的,他孤獨地站在寒風颼颼的地裡,胸前掛著一個蛇皮袋,正在一點點地摘棉花,全身凍得直發抖。


之後,在豐一吟的一再要求下,豐子愷才帶著她去了自己的住處——一間破得不能再破的舊牛棚茅草屋裡,因為屋頂年久失修,女兒清楚地看到在父親床上的草枕邊上,還有一堆沒融化的積雪……


即便是在如此簡陋的卧室裡,老人也很難睡上一個踏實的覺——管教他的人,經常會半夜三更,突然吹響集合號。豐子愷年紀大,手腳又不靈活,自然每次起床都不能像其他人一般麻利,於是被推搡被斥罵成了常有的事情,後來,他乾脆睡覺不脫衣服。


雖然遭受到如此非人般的不公虐待,但豐子愷依然沒有任何的抱怨,從沒想過要放棄繪畫,從不敢忘記對恩師的那句承諾。「護生即護心,慈悲在心,隨處皆可作畫」,勞動改造期間,他以苦為樂,只要一有機會,就會想方設法繼續《護生畫集》的繪畫,並完成了第5集的90幅畫。


但環境的惡劣最終還是擊倒了老人。患上嚴重肺炎的豐子愷被允許回家養病,此時的他已經76歲的古稀老人了。回到家中的豐子愷便沒有按照醫生的要求,好好休息,積極配合治療,相反,他甚至偷偷扔掉醫生開的葯,全身心地撲到繪畫上去。他每天凌晨4點就起床,開始著手畫《護生畫集》的第6集。此時與恩師約定的最後一集還有6年時間,但豐子愷似乎隱約感覺到自己將不久於世,於是才拚命畫。兒女們怕他累壞身體,把他的筆和紙都藏起來了。豐子愷就向他哀求道:「你們這是要我的老命呀,快還給我吧。

15130537566842.jpg

兒女們只好作罷,晚上即便睡在一個需要蜷縮起雙腿才能睡下的小床上,他也一點感覺不到不便。他的所以心思都沉浸在畫作中,《羔跪受乳》、《首尾就烹》等名畫就是這個時候完成的。1973年底,豐子愷終於完成了恩師的重囑,畫完了《護生畫集》的最後一集的100幅畫,這與他送給恩師第一集《護生畫集》時,整整相隔了45年。兩年後,老人與世長辭。

15130547474326.jpg

在他之前,沒有人畫過,之後也沒有人畫過。」後人這樣評價豐子愷獨特的漫畫。他的畫很便宜,人人能買得起,且人人都能看得懂,無論你是貧民百姓、小商小販,還是文盲,大老粗,他用淡雅常見的線條,寥寥數筆勾畫出高尚的人格和深遠的思想,簡單樸素中畫出悲憫和仁愛之情,堪稱中國一代漫畫大師,而其中最為知名的便是這6集《護生畫集》,一共450幅。


「我敬仰我的老師弘一大師,是因為他是一個像人的人。」

做一個像人的人,這便是豐子愷一生的追求。他用生命完成了這一追求。


所發布的文字及圖片除原創外,其餘均摘自網路。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對原文作者深表敬意。如有版權異議及其他任何問題敬請及時告之,我們會立即刪除或做其他妥善處理。


文章來源:素食營養師

close delete doc earth edit error exit eye facebook flag help ia image issue lock mail money note pie search setting user web write flag2 link time